纪元彩票app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育管理 > 少先队工作 >

考试风波


发布时间:2019-03-22 11:13:26浏览数:

作者介绍

大家好,我是五3班的潘嘉禾。我是一个自信、开朗、友善的人。我有很多爱好,比如唱歌、跳舞、绘画、演话剧、轮滑、游泳,当然,还有写小说。

上学期,我写了关于六年级小学生的《那一年的我们》。寒假里,我又创作了《考试风波》,是描写五年级小学生的故事,希望读者们喜欢。你们的鼓励和支持,是我创作小说的最大动力。

潘嘉禾1_副本.jpg


故事简介

《考试风波》讲述的是五年级小学生的故事。五年级是小学生涯的关键时期,学习难度和强度大幅增加,学习水平开始拉开差距。考试和成绩是大家关注的重点。为了提高成绩,加强竞争力,各种课外班成了多数人的制胜法宝。当从未上过课外班的主人公林凡考出优异的成绩时,就成为同学眼中的异类,甚至被吴超凡怀疑作弊。最终,孩子们用正直、善良、真诚战胜了虚荣和猜疑,化解了这场有考试引起的风波,并收获了宝贵的友谊。

故事从一次考试公布成绩开始,考出高分的吴超凡洋洋得意,却被同样考出高分,却沉静低调的林凡抢了风头。他不相信从不上课外班的林凡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,从而“推断”林凡作弊,全班哗然。

林凡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用自己琢磨出来的学习方法,帮助了很多同学,并使大家信服,不靠课外班,同样可以学得很出色。最终吴超凡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真诚地向林凡道歉。

希望这篇小说可以引起读者的共鸣,帮助大家反思什么才是学习的根本。

考试风波

一 风波骤起

开学第一次考试的成绩终于发下来了。考了98分的吴超凡兴奋得都跳了起来。我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开心,要知道,在五年级考到95分以上,是很不容易的。他也不管下没下课,就东瞅瞅西望望地看别人的成绩。他刻意地向前探着头看了我这个班长的成绩,足足比他低了4分。吴超凡见连我的成绩都比他的低,更得意了,学着赵老师的语气,低声嘲笑我说:“刘佳啊!94分是个不错的成绩。但是,身为班长的你,还是应该向你后一桌的吴超凡学习,朝着100分努力,才能更胜一筹啊!”说完他得意地笑出了声,这让我很是不爽。嘲笑完我,吴超凡似乎还没有满足,又转向其他同学。

这时,讲台上的赵老师发现了,严厉地制止了他。吴超凡这才识趣地转正身子,继续上课。赵老师对全班同学说:“同学们,你们考得好,不能骄傲,考得差,不能灰心。”这时吴超凡又开始洋洋得意地向他周围的同学指指点点,赵老师真的生气了,他提高音量说:“吴超凡,这句话就是专门说给你听的。看看人家林凡,她也考了98分,怎么没见她到处炫耀啊?再看看你,尾巴都翘上天了。戒骄戒躁才能不断进步啊!”听了这话,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转向了林凡,她微微低着头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。吴超凡一下子就蔫了下来,觉得自己身上的光环被林凡抢走了。他心想:她上学期期末好像没在前几名吧,怎么过了个假期,就考得这么好,肯定是假期报了不少课外班,要不然就是作弊了。

下课后,吴超凡凑到林凡的桌子旁,问她:“诶,林凡,老实交代,你假期上了几个课外班呀?”林凡轻轻地摇了摇头说:“没,我没上过课外班。”“啊?你一个都没上过?怎么可能!”吴超凡吃惊地问。林凡低着头,抿了抿嘴唇,喏喏地说:“课外班都太贵了,而且我也不太需要。”听完这话,吴超凡一个激灵,感觉自己就是柯南,找到了破案的线索,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林凡,追问道:“那,你这次考试最后一道题做对了吗?”林凡抬眼看看他,疑惑地说:“嗯,我做对了,怎么了?”吴超凡推了推眼镜,提高音量继续质问:“怎么可能!最后一道题的题型学校课上根本没讲过,你怎么可能自己做出来?”听到这里,我也忍不住跟着问:“是呀,要不是学而思寒假班老师讲过这种题,我可能也做不出来。”林凡迟疑地说:“我好像也是想了半天才做出来的。”吴超凡大声喝道:“不可能,题量那么大,想半天肯定就做不完了。你就坐在刘佳旁边,该不会,是抄的吧?”林凡一听这话,涨红了脸,抬起头看着吴超凡,皱着眉结结巴巴地辩解道﹕“不…不是这样的…是因为我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吴超凡打断了:“怪不得,我在考试的时候看见你总是往刘佳那里看。”听吴超凡这么一说,同学们都围了过来。吴超凡一看人多了,更来劲了,大声地喊:“林凡她作弊!她啥课外班都没上过,居然做出了最后一道题,肯定是抄的!”我听到“看热闹”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,而作为林凡的同桌,我却只能爱莫能助。虽然我也有些疑惑,却不大相信林凡会作弊。这时林凡的眼睛红了,激动地说:“我没有作弊!”她环顾周围那么多同学,都在小声议论,没有人站出来帮她说话。失望地把头埋进胳膊里,哭了起来。这下吴超凡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,他的脸微微地有些涨红,他开始慢慢地往后退,边退边说:“你,你,你就装吧,考试的时候,我明明看见你老往刘佳那边看。”我实在听不下去了,站起来气愤地对吴超凡说:“你凭什么说林凡作弊。往我这儿看就是作弊啦。那你往我们前面看,是不是也在作弊?”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,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吴超凡望去,他愣住了,满面通红,憋了半天,瞪着我说:“你少胡说八道!你问问大家,是不是都是只在学而思的寒假课上,见过最后一道题的题型。她没上过课就能做出来,肯定作弊啦。你是她同桌就包庇她,搞不好你故意给她抄的。”说着撸起袖子,摆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,朝我逼来。我听他把我也扯了进来,更气了,迎着他准备迎战。同学们一看这架势,赶忙拉开他,说:“有话好好说嘛,干嘛要动手呢?”这时,上课铃响了,吴超凡悻悻地坐回座位。第三节课是语文课。刘老师刚一进班就对我们说:“同学们,这节语文课改为作文课。这个周末的作业是完成作文‘我听见了歌声’。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……”接下来的几天,我和吴超凡气得谁也不理谁,林凡倒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,照旧安安静静地上课下课。

二 峰回路转

一个周末过去了,吴超凡没有再找我和林凡的麻烦,但我发现同学们都在有意无意地疏远林凡。

周二下午的语文课上,刘老师告诉我们,在全班同学写的作文里,她认为最好的一篇作文是林凡的,因此刘老师让林凡去给班里写作能力最差的胡翔指导作文。吴超凡气得龇牙咧嘴,因为指导同学写作文一直是他的“饭碗”。说到胡翔,他其它成绩倒还不错,除了作文。他写作文总是爱“胡想”,东拼西凑,胡拉乱扯,完全没有完整的逻辑。所以同学们送了他一个外号——“胡想”。

下课了,我关心地问同桌:“林凡,你自己能行吗?需不需要我帮你?”林凡轻轻摇摇头:“不用了,我没问题的,谢谢你。”“真的没问题吗?要是胡翔欺负你,一定告诉我,我帮你说他。”林凡笑了:“放心吧。我妈说只要我真诚对待同学们, 大家会慢慢理解我,和我成为朋友的。”我看着林凡走到了胡翔的座位边,和胡翔说着什么。开始的时候,胡翔双手抱胸,斜倚在墙上,瞥着林凡,爱答不理的。过了一会儿,我再抬头看时,发现胡翔一只手撑着脑袋,像在思考,还不时地冲林凡点着头。我很好奇,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感觉不太像在讲作文,像在闲聊。

过了几天,早晨我来到班里的时候,发现胡翔居然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,就问他:“诶,你怎么坐在林凡的位置上啊?”胡翔回答我说:“我等林凡呢,我要谢谢她帮了我的大忙。”我正要问明白,林凡走进了教室。胡翔一见到她来了,“噌”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向她走去。“林凡,我作文一稿通过啦!真的就跟你说的一样,我先想好主题,理出一条思路,然后顺着思路,像讲故事似的把想说的话写下来,‘神’就不散了。”我想起来刘老师有一次点评胡翔的作文是“形散神也散”,不禁“噗嗤”笑出了 声。这时,胡翔又从身后拿出一盒进口软糖,说他一定要送林凡一点小礼物,意思一下。林帆不要,胡翔坚持要给。推脱不过,林凡想了一下说:“礼物我不收,你要真想谢谢我,能不能帮我个忙。”胡翔拍拍胸脯说:“当然,当然,你说吧,我什么忙都能帮。”林凡说道:“昨天你说过你也在上学而思,上次数学考试的最后一道题,能不能给我讲一下课外班老师的解题思路?”胡翔一听满口答应:“啊?就这事儿,小菜一碟,今天放学我就给你讲。”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好主意,于是一把拉过胡翔说:“跟我来,我有事儿找你私聊。”说完匆匆把他拉到教室门外。

三 柳暗花明

教室外同学们嬉闹着,我把胡翔拉到楼梯拐角,说:“胡翔,你觉得林凡怎么样?你相信她会作弊码?像吴超凡说得那样。”胡翔想了想说:“我不信。这几天她给我讲作文,我觉得她挺厉害的。她告诉我的那些写作文技巧,跟课外班老师讲的不太一样。她说都是她自己琢磨,总结的。有的小妙招超好用,也容易懂。”我点点头,说:“我也不信。她跟我坐同桌一年多了,我很了解她。她每次数学的错题都会总结到本儿上,还会换着花样给自己出好几道相同知识点的题做练习。她老说这是‘变形游戏’。所以上次那道题,就算她没有听过学而思,她也可能自己琢磨出来。”胡翔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那不行啊!上次吴超凡污蔑人家作弊,咱们可得帮她说清楚啊!”“对,我有个好主意,如果真的想帮林凡,那就照我说的做。胡翔,你人缘不错,能跟那帮捣蛋鬼玩在一起。能不能跟他们夸一夸林凡, 尤其是那几个学习差的。这样……”胡翔一听就明白了说:“哦,我明白了。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!”就这样,我和胡翔之间,有了一个秘密约定。

从这一天起,胡翔开始陆续带人来找林凡帮忙讲题,讲作文。林凡虽然感到有些奇怪,半开玩笑地说我们总是“坑”她,但还是尽她所能地帮他们辅导。就这样,班里不少人都开始请教林凡问题。大家发现林凡讲题思路清晰,深入浅出,还会举一反三地教大家巩固知识点。很多同学都开始喜欢和林凡一起讨论,一起游戏。唯独吴超凡,还是不愿意和林凡有任何接触。不仅如此,吴超凡还不时和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说林凡的坏话。这种时候,我和胡翔这对“坑爹”“坑妈”就跳出来维护林凡的“名声”。到最后,连吴超凡的几个铁杆“粉丝”都开始找林凡讲题了。渐渐地,吴超凡好像变了,在学校变得很沉默, 总是像有心事似的不大爱搭理人,同学们也开始“无视”吴超凡了。下课后,那些曾经围在吴超凡桌子周围的,和他一起嘻嘻哈哈的同学们,都不见了。反倒是林凡的桌子旁,一下课就围满了同学。

上课时,吴超凡不像以前那么活跃,争着、抢着回答问题了,反而是以前不怎么“冒泡”的林凡在课堂上频繁举手。我想:失去了“粉丝”的吴超凡肯定不免会有些嫉妒吧!不知为什么,我开始有点同情吴超凡了。隐隐觉得我和胡翔的秘密约定,是帮助了林凡,但好像也对吴超凡造成了不小的“副作用”。

新学期,我的学而思数学课调到了周二晚上。课间,我居然在楼道碰到了吴超凡。他像不认识我似的,跟我擦肩而过,招呼都没打。我决定找个机会,跟吴超凡谈谈。又一个课间,我守在吴超凡教室门口,不一会儿,他走出教室了。我一把拉住他,吴超凡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不耐烦问了一声:“干嘛?”我说:“我想跟你谈谈林凡的事。”他把胳膊抽了回去,沉默了一下,故作轻松地说:“噢,那个讨厌鬼啊,她怎么了?”我接着说:“你现在还认为林凡作弊了么?”“我,我……”他咕哝一声,突然有点激动地大声说:“那谁敢保证她没作弊。没讲过得题型她也能作对?也太不合理了。”我平静地看着他:“你可能也听你的“粉丝们”说了,人家林凡确实挺有一套的。她错题本上的题都变换着题型练,没学过的题型怎么就没可能推出来了?”吴超凡没有答话,眉毛凝成了一个疙瘩,降低了音量说:“那,那她为啥考试的时候总朝你那边看?”“我不知道,考试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她看我的卷子。但是这一年多同桌,我相信她不会作弊的。你没有确实的证据,就指责人家作弊,真的很不应该。”我看吴超凡低着头,继续说:“其实你应该找林凡谈谈,跟她诚恳地道歉,她肯定会原谅你的。”吴超凡憋了半天,蹦出一句:“谁要你多管闲事!”“唰”的一甩手,大步向教室里走去。我刚想拉住他,“叮铃铃”的上课铃就响了,我只好极不情愿地回到了自己的教室里,继续上课。

四 雨过天晴

第二天,直到放学前,吴超凡还是保持沉默,不搭理我们。我默默叹了口气,看来跟他真的没法做回朋友了。我很失望,但又觉得预料之中,总觉得很难过,就像自己犯错了一样。我心想:既然我也改变不了什么,那就管好自己就好了。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了一下,便收拾起了最后一节课的学具。这时赵老师对我和林凡说:“明天有示范课,我找了吴超凡跟你们一起做值日,一定要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啊。”说完,笑眯眯地走了出去。

教室里就只剩下我们三个,谁都没有说话,那气氛简直尴尬。我刚想说句话来打破这种尴尬的静默,吴超凡却开口了。他低着头小声地说:“是我让老师安排我们一起做值日的,因为,我想找个没人的时候,和你们单独谈一谈。”我保持着我的“扑克脸”假装很淡定,但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。因为我知道,一定是我说的话起作用了。

林凡放下手中的活儿,平静的看着吴超凡。但是我猜,她心里一定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吴超凡沉默了一下,继续说:“我承认,我有些嫉妒你,林凡。我也知道,被别人误会的感觉不好受。我错了。今天,在这里,我要向你道歉。对不起,林凡!”说着,居然冲着林凡鞠了一个躬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,自负的吴超凡说“对不起”这三个字。林凡也呆住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连声说:“不不不,我,我不怪你。”吴超凡激动地说:“你真的不怪我?”林凡歪着头,笑眯眯地看着吴超凡说:“我早就原谅你啦!对了,你会不会怪我抢走了你的‘粉丝’啊?”吴超凡不好意思地挠挠头:“什么粉丝不粉丝的,都是好朋友嘛!”我高兴地拉住他们俩:“太好了,咱们重归于好,没有任何恩怨,谁也不欠谁的了。”这时,赵老师走进来,看看我们,问道:“你们仨在干嘛,围成一圈怎么打扫卫生啊?”我们相互看看,会心地笑了。

五 海阔天空

第二天,我来到教室,发现赵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,还带着一大兜试卷。突然,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果然,赵老师宣布“明天进行第二次考试,成绩计入期末成绩”。听完了这条重大消息,我的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,但心里却乱糟糟的。我心想:赵老师呀,赵老师,您早不考试,晚不考试,为什么偏偏要现在考呢?好不容易,我们的关系才稳定下来,不会又因为考试,再引起什么风波吧。我扭头看看林凡,她朝我耸耸肩,轻松地一笑。我回头又看看吴超凡,他拧着眉头,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凡。

考试很快就到来了,刚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埋头苦战,没有什么异常。但考试快结束时,我回头看到吴超凡在盯着林凡看。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林凡。只见她的头微微偏向我这边,认真地看着什么,紧接着又把头扭向另一边,在卷子上快速地写着答案。我心里一紧,不会林凡真的有问题吧?这时,林凡的头又向我这边偏过来,手把压在试卷下的草稿纸往上挪了一下,盯着草稿纸看。我的心一下子豁然开朗,原来她是在把答案从草稿纸上抄到试卷上啊!我回头看看吴超凡,他似乎不愿意和我对视,飞快地低下头,继续写着卷子。

过了一周,试卷发下来了:我和吴超凡并列第二,97分,而林凡居然考了100分!赵老师总结考试的难点和易错点时,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出现了。吴超凡也不管下没下课,就东瞅瞅西望望,只不过这次他是在迫不及待地告诉左邻右舍“林凡考了100分!”当然,结局也是一样,赵老师严厉地喝止了他,他才识趣地闭上嘴巴,继续上课。下了课,我抓着林凡问道:“学霸,你怎么做到的?”吴超凡大声说:“林凡,你太牛了。我佩服你!”班里的同学们听了这话,都吃惊地望着吴超凡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吴超凡的一个死党摸摸他的脑门,问:“咦,吴超凡,你是不是发烧了?你不是成天说林凡作弊吗?今天是怎么了?”吴超凡一把打掉他的手,涨红着脸,喃喃道:“是我误会林凡了。”顿了一下,抬起头大声说:“林凡没有作弊,她考试朝刘佳那边看,只是在腾抄草稿纸上的答案而已,是我想多了。”说完,他摸摸脑袋,更不好意思了。这时胡翔大声喊:“吴超凡,我宣布,从今天起‘胡想’这个称号我就正式转让给你啦。”全班同学哄堂大笑。吴超凡和林凡对视着,也开心地笑了。

从此,吴超凡、林凡、胡翔和我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。我们四个一下课就凑在一起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后来我们还成立了学习小组,林凡带着我们做“变形游戏”,我们给她讲学而思的各种“男”题“女”题“宝宝”题。第三次考试前,吴超凡跟我们约定,如果这次考试他考第一,就请我们吃大餐。结果我们四个都考了100分,吴超凡的老爸一高兴,请大家一起去风波楼美餐了一顿。席间吴叔叔听我们七嘴八舌地描述了林凡的神奇本领,居然同意减免吴超凡的一个暑假集训班试试看。

就这样,那场由考试引起的风波,彻底终结了。而始作俑者---吴超凡居然成了这场风波的最大的受益者。






 
考试风波 - 少先队工作 - 纪元彩票app